时代周报:《纲要》明确提出四大中心城市的定位,同时指出要发挥深港、珠澳、广佛三个极点的带动作用。这样的布局在大湾区城市空间发展上有怎样的考量?

时代周报:有观点认为,当前,粤港澳大湾区最大的难点在于城市协同,你怎么看?